《中国历史故事秦 西汉》之鸿门宴

鸿门宴

项羽在巨鹿大战中打败章邯,接受章邯投降以后,听说刘邦已经进了咸阳,这可把他气炸了。他赶快率领大队人马直奔函谷关而来,很快就打到了新丰鸿门地方,离开刘邦所在的霸上只有四十里路了。

当时项羽的军队拥有四十万人,刘邦只有十万人,项羽想要消灭刘邦是很容易的事。项羽的军师、被项羽尊称为“亚父”的范增建议说:“刘邦在东边家乡的时候,又贪财,又喜欢美女,如今进关以后,财物和美女都不要了,我看他的野心不小,恐怕想要跟大王争夺天下,您不如趁早下手,除了他算了。”项羽正在考虑,还没有做出决定,刘邦手下的左司马曹无伤偷偷派人来给项羽送信说:“刘邦想要在关中做王,他准备拜秦王子婴做相国,把秦朝皇宫里的一切珍宝都占为己有。”项羽听了这个消息,火冒三丈,他决定第二天一早派兵去攻打霸上,消灭刘邦。

项羽的决定,惊动了他的另一个叔父项伯。项伯和刘邦手下的张良是好朋友,他生怕明天打起仗来会伤害张良,就连夜赶到刘邦营里去通知张良,叫张良赶快逃走。张良说:“我是特地送沛公进关来的,现在他有危险,我只顾自己逃走,太不讲义气了,我得去向他告别一下。”

张良把项伯的话一五一十地报告了刘邦。刘邦一听着了慌,连声说:“这怎么办?这怎么办?”张良问刘邦说:“大王佶计一下,咱们的军队能挡得住项王的进攻吗?”刘邦沉默了一下,愁眉苦脸地说:“我看挡不住啊!这怎么好呢?”张良说:“那您可以请项伯帮帮忙,叫他在项王面前给求求情。”刘邦叫张良赶快把项伯请进来,摆上酒席,热情招待。刘邦低声下气地对项伯说:“我自从进关以来,什么东西都不敢动一下,只是登记了官民的户籍,查封了秦朝的仓库,日日夜夜盼望项王到来。我派些军队把守关口,也只是为了防止盗贼,决没有抗御项王的意思。请您务必在项王面前替我美言几句,请项王不要听信谣言。”为了结交项伯,刘邦还当场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项伯的儿子,两人结成儿女亲家。项伯答应了刘邦的请托,并嘱咐刘邦第二天清早到项羽营里去谢罪,然后他连夜赶回了鸿门。

第二天一清早,刘邦带着一百来个人赶到鸿门,当面向项羽谢罪。刘邦装作十分诚恳地对项羽说:“当初我和将军一起攻打秦朝,您在河北作战,我在河南作战。我自己也没有料想到能够先打进关中,攻破咸阳,今天又在这里和将军见面。听说有些小人在将军面前造谣中伤,挑拨将军和我的关系。希望将军不要听信这些谣言。”

项羽是个直性人,他看刘邦这样谦虚,心头的怒火很快就烟消云散了。他立刻改变语气,毫不在意地说:“这都是你那里的曹无伤派人来说的,要不,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!”项羽叫人摆上酒席,宴请刘邦,表示和好。宴会上,项羽和项伯坐在主位,亚父范增在旁边作陪;刘邦坐在客位,张良在旁边作陪。项羽举杯劝刘邦喝酒,态度越来越和气。

亚父范增一再地给项羽丢眼色,并且三次举起身上佩带的玉玦[jué]作暗示,请项羽赶快下决心杀掉刘邦。项羽默不.作声,既不表示同意,也不表示反对。范增急了,借个机会出去,把项羽的堂兄弟项庄找来,吩咐他说:“项王的心不够狠,始终下不了杀刘邦的决心。你进去拿敬酒作为理由,舞剑助兴,趁机杀了刘邦。否则,你们这些人都会落在刘邦手里。”项庄真的进去给刘邦敬酒,敬完酒以后说:“今天项王请沛公喝酒,我给大家舞一会儿剑,热闹热闹吧!”说完就舞起剑来。他那把寒光闪闪的宝剑,越舞越近,直逼刘邦,吓得刘邦身上直冒冷汗。

项伯看到项庄不怀好意,生怕他的亲家刘邦吃亏,他也拔出宝剑说:“一个人舞剑没有意思,两个人对舞才热闹。”说完,占了刘邦面前的那块地盘,也舞起剑来。项庄的剑逼向刘邦的时候,项伯就用自己的身体掩护刘邦,使项庄下不了手。

张良看到形势非常危急,找个机会溜出去,对樊哙说:“宴会上形势不妙,项庄拔剑起舞,看样子想对沛公下毒手。”樊哙听了跳起来说:“那还了得,我去!”说完,他带着宝剑和盾牌,撞倒了几个拦阻他的卫兵,气呼呼的冲了进去。

《中国历史故事秦 西汉》之鸿门宴-LaokNas网络技术笔记
项伯舞剑掩护刘邦,使项庄下不了手。

项羽看到冷不丁的冲进来一个人,赶快一手接剑,十分紧张地问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张良赶快上前一步,替樊哙回答说:“他是沛公的车夫樊哙,大概在外面等久了,肚子饿了。”项羽用眼光打量了一下樊哙,见他长得虎头虎脑的,便用赞叹的口气说:“好一个壮士!赏他一斗酒,一只肘子。”底下的人就给了樊哙一斗酒,一只生肘子。樊哙站着一口气喝完了酒,然后把盾牌往地上一放,把肘子放在盾牌上,蹲下身子,用宝剑割着生肘子吃。项羽觉得这人挺可爱,问他说:“你还能喝酒吗?”樊哙粗声粗气地说:“我死都不怕,还怕喝酒!想当年秦王凶暴得象虎狼一样,杀人唯恐杀不完,处罚人唯恐不够重,所以逼得天下的人都起来造反。楚怀王跟诸将约定:谁先打败秦军,进入咸阳,谁就做王。如今沛公先打进了咸阳,他可什么东西也没有拿,只是封了宫室库房,驻兵霸上,等待大王到来。象他这样劳苦功高的人,大王不但没有给他什么封赏,反倒听信小人的挑拨,想要杀害他。这不是学秦王的样子吗?我认为大王真不应当这样做。”

项羽对樊哙的这一顿责备,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,他只是说:“请坐,请坐。”樊哙一屁股坐在张良旁边,一只手紧紧地按着宝剑。项伯看到形势已经缓和,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项庄看到没法再下手,只好收起宝剑,站在项羽身边。

刘邦这才镇定了下来,他假装要上厕所,赶紧出去了。张良和樊哙也跟了出去。刘邦想要溜回霸上,又怕没有告辞,失了礼数。樊哙说:“干大事业的人,不必拘泥于这种小节,如今他们的刀尖对着咱们,还跟他们讲什么礼数。”说着,推过车子来,催刘邦马上走。刘邦只得把张良留了下来,叫他去向项羽表示谢意。张良问:“大王带来了什么礼物没有?”刘邦说:“我带来白璧一双,是献给项王的;玉杯两只,是送给亚父的。刚才项王发脾气,我没有敢献上去,你就代我送去吧!”刘邦又怕项羽派兵来追,决定把车子留在鸿门,他自己骑上一匹马,樊哙,夏侯婴、靳疆、纪信四个人,拿着宝剑和盾牌,跟随他步行抄小路从骊山脚下赶回霸上。因为这条小路只有二十里,比走大路要近一半。刘邦还再三叮嘱张良,估计等他们回到霸上的时候,才进去向项羽告辞。

刘邦等人一溜小跑回到霸上,进入军营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曹无伤抓来杀了。

张良在外边等了好一阵子,估计刘邦他们已经到达霸上军营,就进去对项羽说:“沛公的酒量小,已经喝醉了,不能亲自来向大王辞行。他临行交给我白璧一双,嘱咐我敬献给大王;玉杯两只,是送给亚父的。”项羽问:“沛公现在何处?”张良说:“沛公听说大王有意要找他的差错,不敢在此久留,已经早走一步,估计现在已经回到霸上军营了。”项羽听说刘邦已经走了,就收下白璧,放在案上。范增气鼓鼓地接过玉杯,扔在地上,用宝剑把它劈了,然后长长地叹一口气说:“唉!项王太幼稚,真不值得替他出主意。将来与项王争夺天下的,必定是刘邦这家伙,我们都等着做俘虏吧!”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