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历史故事 (秦 西汉)》之秦始皇焚书坑儒

秦始皇焚书坑儒

秦始皇实行封建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政治,在当时是一种崭新的政治制度。可是一些习惯于旧制度、具有旧思想的人看不惯,他们总是觉得分封制好,想要把它恢复起来。六国旧贵族的残余势力,乘着新制度还未稳定的时机,蠢蠢欲动,酝酿反抗,想要夺回他们失去了的政治地位。还有一些儒生也常常引经据典,非难新制度,说这也不是,那也不对,还不如旧时代分封诸侯的制度好。总之,那时候新旧两种制度,在思想上和政治上斗争非常激烈。

秦始皇统一中原以后的第九年,也就是公元前二一三年,有一天,秦始皇在咸阳宫摆酒席庆贺头一年打败匈奴等少数民族的大喜事。文武官员全都出席了。有七十个在学术思想上有名望有地位的博士,也参加了这次宴会。宴会进行当中,博士的领袖周青臣举酒颂扬秦始皇的功德,他说:“早先秦国的疆域不到一千里,依赖陛下的英明,消灭了六国,统一了中原,赶走了蛮人和夷人。如今凡是太阳月亮照得到的地方,全都服从陛下的统治了。陛下废除了分封,设立了郡县制度,从此免除了战争的祸患,使得天下人人都能过着安乐的日子。这样的太平时世,必定能代代相传,直到千秋万世。陛下的威德,真是上古的那些三皇五帝也是望尘莫及的啊!”

秦始皇听了周青臣的颂扬,心里甜滋滋的,他连连点头夸奖周青臣道:“说得好!说得好!”可是这一番颂扬却触怒了另一些满脑子旧思想的博士们,有个叫淳于越的博士,他听周青臣说分封制不好,郡县制好,心里十分难过。他赶快往前走几步,急急忙忙地对秦始皇说:“陛下!我听别人说,殷周两代的国王传了一千多年,他们分封子弟功臣做诸侯,象众星拱月那样拱卫中央朝廷,那个制度本来就好得很。如今陛下统一了中原,子弟却毫无地位和实权。将来万一出个象当年齐国田常那样谋篡王位的乱臣贼子,又有谁能挽救得了那种局面呢?我听老一辈的人说过:事情不照老规矩办而想要长久,根本就不可能。现在周青臣又当面奉承陛下,加重陛下的过错,我看他不是忠臣。陛下还是应当重新谋虑关于分封子弟的事情才好!”

淳于越又一次重提分封的事情,秦始皇听了心里有些厌烦。他叫大家再议论议论。这时候已经升任丞相的李斯极力反对淳于越的谬论,他对秦始皇说:“古今时代不同,情况已经随着时代改变了,我们决不能再拿古代的制度到今天来实行。如今天下已经安定,法令已经统一,老百姓应当努力种田做工,读书人应当努力学习现行的法令制度。可是如今还有那么一些读书人,总是死抱住老一套的东西不肯放弃,老是根据过去古书上的记载来攻击当前的政治制度,这对于陛下的统治是很不利的,必须予以严厉禁止。我建议:史官所收藏的图书,凡属不是秦国的历史,全都拿来烧了,不是政府任命的博士官所收藏的《诗经》《尚书》,而是私家收藏的这一类书籍,一律焚烧掉,杜绝混乱思想的根源。”

秦始皇觉得事情确实是这样,如果听任那些有旧思想的人到处宣扬旧制度,的确会妨碍他的统治。于是他决定接受李斯的建议,下令焚书,焚书的具体办法是:除了那些讲医药、占卜,种树一类的书以外,凡不是秦国史官所记的历史书,不是官家收藏而是民间所藏的《诗经》《尚书》和诸子百家的书籍,在命令下达的三十天之内,都要缴到地方官那里去烧毁。以后还有偷偷谈论古书内容的,处死刑;借古时候的道理攻击当前政治的,全家都要处死。官吏知情而不告发的,判处同样的罪。命令到达后三十天不烧毁书籍的,在脸上刺字后罚去做四年筑长城的苦工。凡是愿意学习法令的人,只许跟着官吏去学,不许偷偷地照着旧时代的古书去学。

焚书的命令发布以后,各郡各县的官吏不敢怠慢,都立即严格地遵照命令去执行。他们派出许多士兵和办事的差役,到老百姓那里挨家挨户收缴书籍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到处都出现了焚书的熊熊烈火,焚烧那些刻写在竹木简上的古代书籍,使得中国的文化事业遭受了一次浩劫。秦国以外的历史书和记载着诸子百家学术思想的书籍,差不多全都给烧光了。秦朝以前的许多历史事实和学术思想情况从此失传。这是秦始皇摧残中国文化的一大暴行。

秦始皇下令焚书,使得许多读书人都非常反感,不仅那些有旧思想的人反对秦始皇的暴行,连一些在朝廷里享受着高
官厚禄的博士,也都在暗地里议论,说秦始皇这样压制舆论。摧残文化,做得太过分了。

焚书的第二年,即公元前二一二年,有两个替秦始皇求不死药的方士侯生和卢生,偷偷地议论说:“秦始皇这个人,十分残暴,自信心太强。他在灭亡六国统一中原以后,自以为是从古以来最了不起的一个君主了。他专靠残酷的刑罚来统治天下,大臣们谁也不敢对他说真话,他对谁也不信任,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由他自己亲自来决定。象他这样贪图权势的人,我们还是不要为他求仙药的好。”他们两个人商量好以后,就偷偷地带着从秦始皇那里领来的钱财,逃走了。

秦始皇听说读书人在背后说他的坏话,侯生,卢生还居然逃走了,十分生气,决定要狠狠地惩治他们。

于是秦始皇下了一道命令,叫御史大夫去查办那些在背后诽谤他的读书人。被抓去审问的人,受不了残酷的刑罚,为了给自己开脱,就一个一个的攀连其他的人,攀来攀去,一下子查出来有四百六十多个方士和儒生犯有嫌疑。秦始皇一怒之下,也不详细审问,查证核实,就叫人在咸阳城外挖个大坑,把他们全都给活埋了。其实四百六十多人当中,真正反对秦始皇的只有少数人,大多数人都是含冤死去的。这是秦始皇对读书人的残暴屠杀。

秦始皇焚书坑儒,目的是想统一思想,压制那些反对中央集权制的思想和言论,但是他的做法太残暴了。焚书,既毁灭了秦以前长期积累起来的文化财富;坑儒,又杀害了许多精神财富的创造者。从此以后,秦朝宫廷里真正有学问的人大大减少,而那些专会阿谀奉承、欺上瞒下的奸贼如赵高之流,逐渐地成了秦始皇身边的重要人物,秦朝开始走下坡路了。秦始皇是一个完成伟大统一事业的了不起的皇帝,同时也是一个对人民实行残暴统治的凶恶的暴君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